枯枝牡丹

   2017-07-13 国花大典黎邦农22640
核心提示: 据说施耐庵与刘伯温是上下村子人,打穿开裆裤,两人就在一起,是屁股沾尘灰的朋友。后来上学,俩人又在一个书房,投的一个师
   据说施耐庵与刘伯温是上下村子人,打穿开裆裤,两人就在一起,是屁股沾尘灰的朋友。后来上学,俩人又在一个书房,投的一个师。他俩的师父,可是个“云彩里伸腿——不是凡脚(角)”:种过田,跑 过生意,当过兵,做过官脚踩了半个中国。晚年设账收徒,一次只收四人,到施、刘上学时,就他俩。两人都聪慧异常,老师一点就亮,根本不作费劲。老先生在精心授业的余暇,常常拈须自得地说:“想不到临老结大瓜,晚年才教到这样两个可心的学生。”准备在施、刘结业后,他就关门收摊子啦!
  施耐庵年长两岁,做事稳重,三步一计,计计得中。刘伯温精灵些,一步三计,三计难活一计。刘伯温非常尊敬师兄,施耐奄也很爱护师弟。转眼三年过去了。一天,老师向他俩问道:“两位徒儿,准备将来干啥?”刘伯温风快地说:“治国平天下!”施耐庵想到晚上,才向老师回话:“遇则治天下,阻则自己受。”刘作温听愣了,说:“施耐庵讲的对,谁能保着一根竿子爬到头呢?”停停,又说:“明日,你俩就满师了。念师生之谊,各送一朵花给我作纪念 吧!”
  老夫子就是怪,要个礼物也与众不同。时当十月,万物凋零,哪有花呢?刘伯温就找了一朵迟开绛红菊花。施耐庵想了想,捏了一截牡丹枝子。牡丹叶子一落,那黑瘦的枝子,就象枯的一样,有什么样哩!? 
  先生拿起刘伯温的绛红菊花看看,颜色还可以,虽然迟点,毕竟开了。心想,这可能预兆刘伯温发迹晚。又伸手拿起施耐庵的牡丹枝子,看不到花。以为老眼昏花,就揉揉眼,又瞅了瞅,还是看不到花,放到鼻子上闻闻,才晓得是牡丹枝子。他不解地问:“耐庵徒儿,你怎么以枝当花呢?”施耐庵回答说:“老师,我平生就爱牡丹,她不畏淫威,武则天在冬雪天一声令下,百花俱开,唯独她铁枝傲上,不改本性。现在不是牡丹花季,我只好以枝代花。”先生点点头收下。虽然心里佩服,但觉得毕竟不是好兆头。人各有志,不能相强。只是对施耐庵日后会吃性子硬亏不放心,于是对两位徒儿说:“现在朝纲不振,政治腐败,天下大乱,即将到来,你俩会不会各保其主,翻脸不认人,师兄弟干起来?”两人都 干脆地答道:“不会。”第二天,先生送别他俩,嘱咐说:“日后,望你俩记住:同窗谊厚莫相忘,手足情深互提携。切切。”两人记住了。辞了先生,施耐庵向西走了。刘伯温又与先生讲两句话,也往西走了。
  不久,元末农民大起义。施耐庵帮助陈友谅拉了队伍,做了军师。陈友谅没有队伍以前,对施耐庵 言必听,计必从,很快地人马增 多,地盘扩大,在全国成了一支响当当的队伍。可是坏了,后来陈友谅变了,他不能居安思危,每打下一座城池,就选一次美女。施耐庵谏发九次,都未听;第十次,施耐庵又谏了,陈友谅还是不听。施耐庵挂冠遁了。隐到家里,种着牡丹,过着耕织、写书生涯。
 
举报收藏 0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牡丹文化
  • admin
    加关注0
  • 中国牡丹网
推荐图文
推荐牡丹文化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隐私政策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意见建议  |  鲁ICP备202104184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