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 文化概述  牡丹  牡丹谱  牡丹赋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文化 » 牡丹文献 » 牡丹赋 » 正文

近·毛氏牡丹花谱弁言(清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5-19  来源:国花大典  作者:毛同苌  浏览次数:104
核心提示:  毛氏牡丹花谱弁言(清)   牡丹亦灌木也。初号木本芍药,于唐始名为牡丹。沿及于宋,周子作《爱莲说》,又有富贵花之称。
  毛氏牡丹花谱弁言(清)  
  牡丹亦灌木也。初号木本芍药,于唐始名为牡丹。沿及于宋,周子作《爱莲说》,又有富贵花之称。是花,昔为洛阳胜景,今为吾曹特产。余由今念追昔,鄙乡旧有万花故园。中古时非无牡丹,何故特以洛阳出名?洛阳地系皇都,胜名易传;吾曹地处偏僻,虽有牡丹故不彰耳。嗣后,时移势殊,地质变迁,洛阳渐欢殄灭矣,而吾曹之牡丹乃著。余居于是乡久,已见之真,亲闻之熟矣,今试约略言之。牡丹之种植,有种生,有嫁接有分栽,生生不已,始能愈出愈奇。牡丹之性质,栽宜秋分前后,不宜春夏;宜青沙,不宜淤土;宜加肥料,不宜水浇。开放之际,或宜阳,或宜阴,或宜半阴半阳,同是牡丹,资质略有不同。牡丹之花,单瓣者疏而洒,千层者密而丰,平头者圆如盏,起楼者大如盘。且也,此缩颈者而颜若羞,彼低头者而容如醉;更有亭亭高出者,而形呈放达态度,亦属不一。牡丹之姿色,有黄、有白、有红、有紫、有黑、有绿、有粉、有兰、有数色萃集一朵,有一朵始终三变,精彩宜人,胜日光之七色。牡丹之体格,叶则若青、若紫、若粉红、若尖而碎,若圆而厚。以及蕾之圆者如蚕蛹,尖者如狗牙;干之低者短而促,高者细而耸,何花何名,识者一目了然。
  牡丹之出途,北至燕冀,南至闽粤,东则沿海一带,普遍苏杭等处,南洋群岛,贩运几遍中国。所惜者,未能运售外洋,开一绝大利源,实属可惜。
  足动人爱慕者,牡丹是也。每当谷雨节到,日暖风和,宛然天香深处,气蒸色润,俨然称国色无双。其精彩之丰富,品格之高贵,养气之清秀,直足令人心花灿烂,意蕊芬芳者矣。宜乎,群芳之谱,牡丹为最。李唐之后,世人皆爱之也。今者,适有霍君、夏君惠然肯来,控牡丹之形状,研牡丹之性质,特种类甚繁,一时难以备述,因以残缺花谱赠送一览,二君心焉喜之。后复射新谱,所以不揣谫陋,聊提拙笔以敷陈,谨具俚语为弁言,其为识者以笑之。
  毛氏牡丹花园主人毛同长谨志,民国十六年春月。

  富贵花说
  清高者莲也,隐逸者菊也,孤瘦者梅也。清高则有轻乎富贵之度,隐逸则有弃乎富贵之容,孤瘦则有远乎富贵之想。然不意富贵而以富贵称者,乃有牡丹。闲尝览群芳之谱,牡丹为最,非以其富丽堪爱,贵容堪寡,足以动人之观瞻也,亦有他故焉。夫当风和日丽,时过谷雨,次第而开,艳朵层叠,富有三春之盛;楼殿辉煌,贵为万花之王。斯时也,不惟修花地主,恍若富贵之翁,即看花人到,亦尽若贵门之胄。噫嘻,锦城香国,观乎牡丹而花之众美毕俱矣。宜乎称为富贵花也。惜也,富贵仅在于牡丹也。使富贵而在于人,则忠信孝悌,固有之富也。有以修之,将心花灿烂矣。仁义道德,人之良贵也,有以培之,将意蕊芬芳矣。由是,佩实衔华,名芳一世,岂不胜于天香染处、国色酣时也哉!此吾所以为人惜也。幸也,富贵第在于牡丹也。使富贵而在于人,处满则必盈,居高则必危。古往今来保富持贵、艳富全归者,曾有几人?而罹患构败痛心者,何以不可胜道也?是富为祸根,贵为祸萼。夫花何异?彼凡卉之微,曾遭挫折之惨,况富贵名花,更足为害媒矣,此吾所以为人幸也。余也,生于富贵之乡,富我德贵吾义者,未见何人,而贪富慕贵者,胡为纷纷而来也?今当富贵花开,游而观之,不禁有感于怀。世之观是花者,其亦与予有同情乎!

牡丹富贵花说
  富者,人情之所慕;贵者,世人之所荣。富也,贵也,非最足以动人景仰之心,爱慕之情乎?然不惟人中之富贵为然,即花之富贵亦如是焉。今试即牡丹一观。
    夫牡丹一花,吾不知起于何地,始于何时,逮至李唐之际,爱者甚众,然究无富贵之称也。及宋周子作《爱莲说》,而富贵之名以起。是花也,昔为洛阳胜景,今为我曹特产,色擅三春之盛,品超万花之上。一旦节届谷雨,香蒸色润,黄者如金,白者如玉,以及红、紫、绿黑等色,绚然夺目。众香国里,堪与斗富者谁乎?当此富艳流彩,贵容生光,所谓一品富贵者此耳。况以篱边树木环绕,一若桃为奴,李为婢,又足状其富贵之景也。
  宜乎,牡丹之花冠乎群芳之谱也,而吾则别有感焉。我想,花之性质不同,而人之性质亦异。彼莲擅君子之骨风,清高可爱;菊标晚节之幽香,隐逸足慕;梅藏雪里之艳萼,孤瘦宜人。是莲有轻乎富贵之度,菊有忘乎富贵之容,梅有异乎富贵之相,然何以李唐之后莲与菊、梅爱之者寥寥无几,爱牡丹者比比皆是耶?昔周子有言曰:“牡丹,花之富贵也。”又曰:“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”噫嘻,富贵之足以移人也。予也,生于富贵之乡,曾为富贵之园主,亦可曰素富贵,行乎富贵云尔。夫岂同富而贵焉知不义乎?又岂同富且贵焉知可耻乎?彼逐风尘羡富贵而来者,将尽为富贵中人矣。吾故曰:富者,人情之所慕,贵者,世人之所荣也。
   [作者注释] 毛同苌(1871—1941),字筱吟,菏泽东北毛胡同村毛花园主人,末恩贡,曾执教曹州南华书院,为当地著名教育家、书法家。
  [文章来源]国花大典
 
 
 

 
关键词: 牡丹赋
 
[ 文化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文化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鲁lcp备11032580-3
Powered by DESTOON